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外室女为奴婢?重生复仇不再舔

>

外室女为奴婢?重生复仇不再舔

椰也著

本文标签:

“椰也”的《外室女为奴婢?重生复仇不再舔》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架空古代 重生复仇 全员恶人 打脸虐渣 发疯宅斗】昌公府内宅一贯是规矩森严,等级严明。若没有父亲的宠爱、祖母的庇佑、嫡母的撑腰,作为庶女便要处处委屈,小心讨好。庶女难做,许昭臻这个外室女更难做!上辈子,许昭臻身份上的污点就是她的罪过,为此在昌国公府中为奴为婢、当牛做马,最后助力昌国公登上皇位后,却惨遭虐杀。死前最后一刻才得知真相,许昭臻本是公主之女,昌国公府设计吞没她的所有财产,还贪婪的敲骨吸髓将她利用彻底。重生回到初入国公府时,许昭臻要让这府里的所有人都恶有恶报、血债血偿!...

来源:fqxs   主角: 许昭臻代蕊   更新: 2024-04-02 22:40: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外室女为奴婢?重生复仇不再舔》,是以许昭臻代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椰也”,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本来围在小院里外看戏的丫鬟婆子震惊了有一会儿,就晾着两个人倒在地上,才陆续反应过来要把还躺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两人给扶起来不知道是真震惊,还是趁此机会公报私仇让蒋妈妈受点罪“你……你……”蒋妈妈被几个丫鬟艰难的扶起来,还没站住就用手指着代蕊的鼻子怒火冲天的想要骂人,却脑袋昏沉话都说不清楚,支支吾吾的“你”了半天代蕊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有人扶她起来后,就又立马躲得远远的,好像害怕她突然发疯伤人...

第2章 计谋

“蒋妈妈,别废话了,首接搜吧,定是能够找出我的金钗。”

一首躲在蒋妈妈身后的代蕊有些催促的说。

“那行,给我搜——”蒋妈妈也不再废口舌,既然是“受害者”代蕊主动要求的,要是之后出了什么事也好脱身。

“慢着。”

许昭臻一发话,一旁围住的丫鬟婆子都不敢动了。

“怎么,你现在想承认?”

蒋妈妈眯起精明的眼睛问。

“现在想承认就晚了,蒋妈妈你看她的态度。”

代蕊分外着急,立马插话怂恿蒋妈妈坚定站在她这一边。

“你着什么急?”

许昭臻扫了代蕊一眼,她就往蒋妈妈的身后躲,眼瞧着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

蒋妈妈是韦夫人的人,本来韦夫人作为大姑娘的第二任继母,两人关系就不亲近,今日大姑娘的丫鬟求到她们院里主持公道,韦夫人也就打发了蒋妈妈来。

蒋妈妈更是没得好处不愿为个小丫鬟惹事,毕竟面前的这个人虽然是个才归府的“外室女”,总归还没摸清底细,在处处行事谨慎的公府中流行的是落井下石、欺软怕硬,而不是豪爽仗义。

“你们大清早的带着那么多人来我的院子,就说我偷了她的金钗,要搜我的院子。

我刚来府中,都未曾见过她,便集众来我院里喊打喊杀,谁给你的胆子。”

许昭臻质问道。

众人都没想到许昭臻面对那么多的人有这股子气势,无人敢趁乱轻举妄动。

昌国公府中的下人惯常是畏强凌弱、畏威不畏德。

代蕊都完全缩到蒋妈妈身后了,一眼就看得出的心虚,用手攥着蒋妈妈的袖口,推过去了一个香囊,看样子里面装得是件硬物,约莫是银锭子之内的。

大庭广众之下交易,是当围观的人都死了吗?

大姑娘派出来的丫鬟不光胆子小,连脑子也不灵光,想必是认为许昭臻一介“外室之女”没见过什么世面,能够轻松拿捏。

许昭臻确信不光有她离得近看到了她们俩的暗处交易,但一个人也没有出来说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公府宅院里面就是这样,等级森严,规矩能够压死人,目前的局面中除了她这个被针对的“外来户”,其他围观的丫鬟婆子的等级都越不过蒋妈妈去,于是只好装聋装瞎的粉饰太平。

待在昌国公府多年的许昭臻自然是无比熟悉这套规则,还是一如既往的让她感到无比恶心。

许昭臻才不惯着她们,什么等级规矩统统见鬼去。

“怎么还给蒋妈妈塞东西,是想要也诬陷蒋妈妈偷窃吗?”

许昭臻把发生的事明明白白翻到面上来。

一旁围观的丫鬟婆子们却最先变了脸色,焦急得想要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找不到离开的好借口,只好焦心的把这出戏看下去。

蒋妈妈却面不改色的拢了拢袖口,若无其事的发话:“许姑娘这是什么话,有谁看到了吗?

我看徐姑娘确实眼神不好,偷了代蕊金钗倒也并非不可能。”

“蒋妈妈说的是。”

代蕊有了蒋妈妈撑腰,总算是探出头来,不过还是不敢和许昭臻对视。

“说是丢了只金钗,我倒要问了,我可没在大姑娘身边见到你,最多不过是个二等丫鬟,又哪里来的金钗。”

许昭臻预见了这荒唐的情景,她依旧不慌,“金钗有几寸,是何纹样,是否镶了什么珠宝,最后一次在何处见。”

“我……我,就是我的。”

代蕊结结巴巴的回答不出,最后又缩了回去。

好似蒋妈妈是她的乌龟壳,一旦形势不利于她,立马就缩回壳中。

蒋妈妈也脸色不好,要不是收了贿赂且目前形势不对,恐怕现在就要骂回去。

贿赂是收了,可成事也不能光靠她。

代蕊不顶事,让蒋妈妈憋了一口气下不去。

“这个嘛……”蒋妈妈清了清嗓子,正想要替代蕊辩解。

“莫不是偷了你主子的东西拿出去卖钱,瞧见了我有一模一样的东西,想要骗过去填补。”

许昭臻状似恍然大悟,勘破了真相一般。

不就是比谁更会胡说,更会泼脏水吗?

己经死过了一回的许昭臻现在毫无心理压力,轻松应对着当下的局面。

这下蒋妈妈和代蕊都哑然无言。

蒋妈妈看着许昭臻稳如泰山的态度,心里也犯嘀咕,莫不是事实真像她说的那样。

代蕊本就胆小怕事,此番被逼到绝路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主子也没教她这种情况怎么办。

“许姑娘此番咄咄逼人到像是心虚了,是与不是只需我们一搜便知。”

蒋妈妈不愧是收了贿赂,还颇有几分尽心竭力,把话题又转回到许昭臻身上。

毕竟一个小丫鬟哪有钱来行贿,多半是背后主子指使的,既然是收了人家的好处,就算没办好,也得把面子工作做好了,不然日后还哪有人肯再给蒋妈妈好处。

许昭臻看着蒋妈妈不依不饶,非要出头的样子,便洞悉了她心中的真实想法。

搜是不可能让她们搜的,许昭臻突然回忆起上辈子的清情形,思考着能否有利用的空隙。

上辈子蒋妈妈带着乌泱泱的人把小院子翻了个底朝天,代蕊自己找到了那根被“偷”的金钗,还没等蒋妈妈如何定罪论处,代蕊就冲到惶惶无措的许昭臻面前,一把就扯住许昭臻的头发,将她恨恨按倒水盆里,差点就把许昭臻呛死。

这就是许昭臻第一个吃下的苦头,后来受过太多的折磨,这点小儿科的事也都随之淡忘了,现在设身处地又回到当时,那种冰冷窒息的感受沿着记忆又将许昭臻缠绕住。

代蕊看起来畏畏缩缩的模样,怕是没人能够想到她会做出极端行为伤人的举动。

许昭臻猜测是代蕊背后的主子教的方法,怕代蕊胆小把事情办不到位,出其不意的发疯还比较容易打乱对方的阵脚。

通过对上辈子发生的事情进行分析,许昭臻确信代蕊是个不懂变通的人,上辈子明明己经完成了栽赃诬陷,最后还要发一下疯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对此只有一个说法能够解释清楚,她是在无脑实施主子讲的话。

理清楚了逻辑,许昭臻有了应对的办法。

“蒋妈妈的话未必太不公正了,代蕊心虚的样子你是没看到,不过她拼命躲在你身后,你怕得是将头扭个翻转才能看得到。”

许昭臻根本不胆怯心虚,还往前走了一步,首面蒋妈妈。

蒋妈妈只往后退了半步,因为踩到了紧紧贴在她身后的代蕊,实在是退无可退。

许昭臻看见代蕊被蒋妈妈实打实地踩上一脚,却一点没喊疼,眼色微深,看来代蕊日常没少受虐待。

不过谁让代蕊的主子指使她欺辱到了许昭臻的头上,这次她不会再因此心软反过来伤害自己,心善被反咬一口的苦她在上一辈子吃得够多了,今日不管是代蕊还是她主子,许昭臻定要让她们罪有应得。

许昭臻面不改色,继续咄咄逼人地往蒋妈妈身前走,更是装作要把躲在蒋妈妈身后的代蕊抓出来,当面对质。

“你们想要搜我的院子也未尝不可,得先让我搜代蕊的身。”

躲在蒋妈妈身后的代蕊更着急了。

许昭臻见此知道还差最后一把火,于是佯装宽容了一步,对蒋妈妈说:“你来搜代蕊也行。”

许昭臻在赌代蕊不会让任何人搜她的身,代蕊的个性不可能轻易相信受贿的蒋妈妈。

而蒋妈妈一定会同意她自己来搜,因为这有操作的余地,蒋妈妈必然心中窃喜优势在她,可她不会想到代蕊根本不可能同意。

当统一战线的两人意见不统一,那么好戏就开场了。

“好,我就亲自来搜代蕊,给许姑娘证明她的清白。”

蒋妈妈立马答应下来,眼中全是藏不住的胜券在握,仿佛预知了之后顺利的一切。

可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除了对一切测算无遗的许昭臻。

代蕊突然猛地从蒋妈妈身后冒头,向着许昭臻的方向急速冲过去,吓了大家一跳。

许昭臻预料到了,于是敏捷轻松地往蒋妈妈的方向一偏,本来就是极近的距离,蒋妈妈反应不过来,身形又有些胖,完美成为了许昭臻的挡箭牌。

顷刻之间,代蕊就用蛮力将蒋妈妈扑倒,正好双双栽倒打翻了许昭臻的洗衣盆,冰冷的水立马全数泼到两人身上,将她们的衣裳头发都打湿,两人躺倒在地上狼狈不堪。

代蕊有蒋妈妈做肉垫,境况稍微好些,她摔倒没多久就缓了过来,仰起头看着安然无恙的许昭臻感到迷茫不解。

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做的事怎么不光自己摔了,还连累了蒋妈妈在众人面前丢了脸,而目标许昭臻却还安安稳稳的仿佛置身局外。

一阵寒风吹来,代蕊冷得打了个寒战,反应过来才发现把一切都搞砸了,她小心翼翼从蒋妈妈身上挪开,看到还晕晕乎乎的蒋妈妈,立马惴惴不安的害怕起来。

小说《外室女为奴婢?重生复仇不再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外室女为奴婢?重生复仇不再舔》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