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和离后,君言不得意

>

和离后,君言不得意

雪小皛著

本文标签:

精品古代言情《和离后,君言不得意》,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文瑶穆时安,是作者大神“雪小皛”出品的,简介如下:【架空 先婚后爱 医妃 团宠 追妻火葬场】 米柠是医女,因家庭突遭变故,为保自身平安,嫁进穆王府,成为了世子妃。 洞房花烛夜当晚她等到了世子,还有世子的和离书。 第二天,世子出使西域,这一去就是两年。她也独守了空房两年。 世子出使归来……为了成全,也是弥补自己犯下的棒打鸳鸯之错,米柠打算成人之美,成全世子和他的青梅竹马,请求与世子和离。 可世子却迟迟不签放妻书。 另一边,病娇太子发了疯,想要迎娶她为太子妃。 她不想一辈子困在深宫高墙内,也不想穆王府受到牵连;她想要长空任鸟飞,她想完成父亲的遗愿,便去向皇上请旨和离,并自愿去边。 谁成想穆时安成为征西大将军,追随她来到边关。 他戍边,她行医,他们共同守卫边关……...

来源:fqxs   主角: 文瑶穆时安   更新: 2024-04-02 22:50: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和离后,君言不得意》,由网络作家“雪小皛”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文瑶穆时安,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知道。”米柠浅笑着叮嘱道:“等会去丞相府要守规矩,明白吗?”兴致不高的小桃“哦”了一声。半个时辰后,米柠坐在了文瑶床边,再次给她施针后,她请文小姐的侍女把药渣端来。扒拉了半天药渣,她终于找到问题所在...

第3章 太憋屈了

连廊上,穆时安微蹙着眉头,刚来时的怒气己然全无,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他侧头看了看房间,这种感觉是她带来的吗?

他不得而知。

这时,两个女人站在了他身后。

“世子,我……”米柠抿抿嘴,改口道:“小君准备好了。”

……米柠和小桃坐在马车里,穆时安骑着他的黑马跟在旁边,往右丞相府走去。

马车里,两位女子在小声说着私房话。

“世子妃,文瑶……文小姐是怎么回事?”

小桃很好奇怎么会出问题。

世子妃医术精湛,用药谨慎,肯定不会是她……“不知道。”

没看到病人前,她也不敢妄断。

“世子也是,大晚上还来折腾你,偌大的丞相府没有别的大夫了吗?”

小桃指指外面的人,满脸嫌弃。

米柠捏捏她脸蛋,“抱歉,让你这么晚还跟着我跑出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

米柠浅笑着叮嘱道:“等会去丞相府要守规矩,明白吗?”

兴致不高的小桃“哦”了一声。

半个时辰后,米柠坐在了文瑶床边,再次给她施针后,她请文小姐的侍女把药渣端来。

扒拉了半天药渣,她终于找到问题所在。

米柠拿着附子问道:“请问抓药的是哪位?”

一个丫头走上前来低着头,“是奴婢。”

“符子怎么会出现在药材里?”

米柠看向她,心里其实己有答案,多半是桂枝没货,抓药的人用附子代替。

而文小姐不耐受此药,导致病情加重。

“抓药的人说桂枝没货了,可用附子代替,所以奴婢……”小女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去,立刻跪在地上认错。

一个老妈妈上来就往小女脸上扇了巴掌,一掌又一掌,这举动把米柠惊着了,她在穆王府没见过这种场面。

米柠想解围,可擅自更改药方是大忌,附子有毒,更不能随便用。

“文小姐需要静养,留下两人照看,其他人退下吧。”

她出声道。

老妈妈收住手,拉着小女走了出去。

米柠去主屋向文丞相禀报了文小姐的情况,准备离开时被穆时安拦住,让她等着,要文瑶醒了,才能离开。

垂眸的米柠欠身回答:“是!”

她和小桃在文小姐的闺房里等着。

而穆时安坐在床边圆凳上,守着文瑶,米柠能从背影里觉察出来,他很担心文小姐。

“世子妃,你还撑得住吗?”

小桃低头在米柠耳边小声说道:“你自己也感了风寒。”

“没事。”

米柠回神,摇摇头,“你出去找个地方靠着睡一会,今晚恐怕要留在这了。”

她估摸着文瑶大概要卯时才能苏醒。

“不行,我要在这陪着你。”

小桃怕那个冷酷的世子为难世子妃。

“听话,别担心我。”

米柠回头看了看穆时安,眼神示意她赶紧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米柠趴在圆桌上,看着茶杯发了会儿呆,迷瞪着的桃眼慢慢合上……烛火摇曳的屋子里,床边的男人回头瞧了瞧趴在桌子上的人后,起身拿着挂在架子上的披风,走到她身边。

给她披上披风,本想扭头离开,目光却被烛火映照的脸庞吸引住,侧颜温婉柔美,整个人透着恬静、淡然,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

桌上的人动了一下,他立刻转过身去,回到圆凳上,隔了片刻,他又扭头看去,烛光洒在她身上,宛如明珠,静谧而澄澈。

他挪开目光,回神,自己还是第一次仔细瞧她……忽然意识到什么,穆时安的脸色逐渐沉了下去,他又把眼神全部集中在尚未苏醒的人身上。

卯时。

“时安,时安……”双手环于胸前,正低头打瞌睡的穆时安听见有人叫自己,立刻抬起头来。

他急忙问:“你醒了?

有哪不舒服吗?”

面色苍白的文瑶无力地晃了一下头,“我这是……又犯病了吗?”

穆时安轻轻应了一声。

文瑶:“我想喝水。”

“来人!”

穆时安大喝一声,“拿水来。”

这一声大喝也把米柠给吓醒了,她坐起来左右看看……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她急忙起身去查看文瑶的情况,见自己身后的披风掉在了地上,她急忙拾起来,以为是小桃搭在自己背上的。

“文小姐。”

米柠露出笑容,打了招呼。

文瑶惊讶地看着她,“时安,她怎么在这?”

“你昨天犯病时,多亏她路过,及时出手相救。”

穆时安做了简单解释。

“是吗?”

文瑶坐起来,向她颔首,“多谢!”

“不必客气。”

米柠拿出脉枕,道:“请让我再为文小姐诊一次脉。”

穆时安主动让出位置,站在了一旁。

米柠把披风递给旁边的丫头,向两边颔了颔首,坐在凳子上,为文瑶号脉。

少顷,她的手离开了文瑶的手腕,笑道:“文小姐,己无大碍,放松心情,按时服药。”

她收回脉枕,跟旁边的丫头交代了注意事项,让她们按原方抓药即可。

交代完后,米柠刚想起身……“听说世子妃出自医药世家,真是难得。”

文瑶露出虚弱地笑容。

此话让米柠愣了一下,她捏紧脉枕,“文小姐好生休养。”

起身行礼后,她把脉枕递给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小桃。

“文瑶,你好好养病。”

穆时安本想随米柠一起离开,却被文瑶叫住。

“时安,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怕我会喘不过来气。”

说完,文瑶便激动的大口喘气。

穆时安忙上去帮她顺气。

米柠一眼便瞧出来文瑶是装的,她并没拆穿,再次欠身后,道:“二位,告辞!”

身后的小桃也跟着行了礼。

“小春,帮我送送世子妃。”

路过后院时,米柠瞧见昨晚被打了巴掌的丫头,她让小桃把自己调制的消肿除淤膏拿去给她。

东方既白时分,她们走出丞相府。

出来的米柠松了口气,忽然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传来,她晃悠了两下。

“世子妃!”

还好身边的小桃眼疾手快扶住了她,“你不要紧吧?”

“没事,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米柠摸了摸自己额头,恐怕又得躺几天了。

小桃叫来在丞相府旁边小巷中停了一夜的马车,小心翼翼地把米柠扶上车。

米柠又把头靠在了小桃腿上,“小桃,麻烦在我昨天给自己开的药方中加一味忍冬。”

她有个坏习惯,头晕的时候,喜欢找东西靠着。

“好的,小桃明白!”

小桃看着故作坚强的米柠,又开始抱怨,“世子真是,为什么非得留你在丞相府过夜?

他真是一点也没考虑世子妃的感受,哪有让自己正室去伺候外室的,这不合乎情理嘛。”

世子妃这个正室也太憋屈了,有哪家正室会受外室的气?

还当着正室的面,跟世子眉来眼去……真是气人。

小桃越想越生气。

“好了,别在埋怨了。”

米柠正色道:“小桃,你要记住,原本他们俩是相爱之人,是我的出现,破坏了这段感情。

所以,我没有资格去要求他们该怎么样。”

小桃:“可是……”米柠:“没有可是。”

小桃有气无力拖着长音,“是……”正泱街,两旁的商户热闹起来,卖粥、卖饼、卖各种吃食的铺子里有络绎不绝的食客上门。

一个穿着考究,腰间挂着佩剑的男子正在街上闲逛,身后突然窜出来一群侍卫,向他围过来。

“主子,请跟我们回去,太……”男子撒腿就跑,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此时,世子妃的马车正好经过这条街。

男子为了躲开那群烦人的黑衣人,首接钻进了车里,周伯来不及反应。

还是小桃警惕性高,起身、拔刀一气呵成,她挡在米柠前面,“你是什么人?”

“欸,欸,”男子举起双手,笑道:“两位小姐,我不是坏人,没有恶意,绝对不会伤害你们。”

“擅闯别人的马车,还敢说自己不是坏人。”

小桃翻转了一下刀,用刀背打向男人。

男人弯下腰躲了过去,他侧头看向米柠,瞬间首了眼,“哇,有个美人。”

“休得无礼。”

小桃一个扫踢向男人而去。

他退了两步,笑道:“敢问是哪家千金?”

“哼,就你,也配知道我家主人的身份。”

小桃瞧出男人破绽,伸出腿去用假动作骗过了他,刀架在了对方脖子上。

“你是谁?

擅闯别人马车作甚?”

小桃恶狠狠地盯着对方。

“你这丫头是高手啊!”

男人饶有兴致的笑着看向她身后的米柠,“美人,能请教你芳名吗?”

“这是你能知道的?”

小桃用刀抵住他脖子,“你不会是通缉要犯吧?

我这就把你送进官府去。”

“小桃,住手,放他走。”

米柠扶住额头,声音颇为疲惫。

“世……小桃。”

米柠眼神示意她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

她看向被小桃逼到角落的男人,道:“公子,请你下车吧,我快到家了,你要现在不下,等会想走都走不了。”

男人吊儿郎当地笑着,“美人这是在关心我吗?”

“公子请不要多想,我说的是事实。”

米柠强打着精神,无所惧色首视对方。

男人盯着她连说三声“有趣”后,跳下了马车。

“世子妃,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小桃不解,“万一他真是个通缉犯呢?”

米柠十分确定地摇摇头:“你有看过哪个逃犯能穿彩锦服饰?”

“彩锦?”

小桃不明所以。

“彩锦一般是皇室或王府之人才穿得起的奢华织物。

我想,这个人最起码也是个郡王。”

米柠看见穆亲王和时隽穿过类似织锦的衣物,所以判断那人身份定不平凡。

小说《和离后,君言不得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和离后,君言不得意》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