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天作之合

>

天作之合

桓王著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桓王”大大的完结小说《天作之合》,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桓王无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桓王身份尊贵,玉树临风。我们青梅竹马。人人都说是天作之合。母亲和皇帝舅舅对桓王都是极尽疼爱。可就在我们大婚之日,桓王以婚礼为棋,他杀光了婚宴上的所有人。他割开我的喉咙,叫嚣着。「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快死了,他却又抱住我不肯撒手,泣不成声。再次醒来,我本想杀他,却发现他,也不过是一颗棋子。既如此,便做我的棋吧。......

来源:qwwrkbd   主角: 桓王无   更新: 2024-04-02 23:08: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天作之合》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桓王”大大创作,桓王无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再次醒来,我本想杀他,却发现他,也不过是一颗棋子。既如此,便做我的棋吧。1我死在我盛大的婚宴上。那日锣鼓喧天,十里红妆...

第1章


桓王身份尊贵,玉树临风。

我们青梅竹马。

人人都说是天作之合。

母亲和皇帝舅舅对桓王都是极尽疼爱。

可就在我们大婚之日,桓王以婚礼为棋,他杀光了婚宴上的所有人。

他割开我的喉咙,叫嚣着。

「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我快死了,他却又抱住我不肯撒手,泣不成声。

再次醒来,我本想杀他,却发现他,也不过是一颗棋子。

既如此,便做我的棋吧。

1

我死在我盛大的婚宴上。

那日锣鼓喧天,十里红妆。

满京城的高官,文臣武将都来了。

深夜,我在婚房中迟迟等不到人。

我贴身的婢女,尖声叫着「郡主,所有人都死了,都死了啊,公主,皇上也死了啊!」

我慌忙的扯开盖头,提着裙子,跑去外院。

所有的客人都倒在地上,七窍流血,黑色的血在月光下泛着寒光。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扑在母亲冰冷的怀里,不停摸索,寻找生的气息。

桓王提着刀从屋内走来,他扶着我的肩膀抚慰。

「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从今以后,你是我的皇后。」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一巴掌扇到他脸上,指甲划破他的脸颊,血快速的渗出。

「你疯了吗?为什么啊?那是我的父母啊,我的舅舅啊!」

十几年来,我心悦他。

我与他一同长大,舅舅和母亲都无尽关怀。

舅舅疼他孤苦,给我的赏赐从不少他那份。

我不明白世上怎会有如此铁石心肠的人。

「我母亲说,他们合谋,杀了我的父亲。他们都罪有应得。」

没想到,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可我,已经来不及后悔。

我拔下头上最大的金钗,一下插进他的胸膛。

他一把推开我怒目圆睁,一手拿着剑,割开我的喉咙。

「血海深仇,本想护住你,你为何不肯啊?」

我快死了,他却抱住我不肯撒手,泣不成声。

喷溅的鲜血落在我的脸上,迷住了眼睛,堵住了喉咙。

我再也喊不出一声母亲。

2

再次醒来,院中的黄鹂婉转吟唱。

母亲用手绢细细擦拭着我的脸颊,母亲温热的手让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瞧你哭的,摔疼了吧,过几日就要行及笄之礼了,摔坏了可怎么是好?」

我握着母亲的手舍不得放开。

「我错了母亲,女儿再也不让你操心了。」

大抵是我怨念深重,阎王爷不肯收我吧!

既天意如此,这一次我定要护住我的家人。

我母亲是公主,我是郡主,桓王是我的堂哥。

我父亲是当朝大儒,文官清流,桃李满天下。

可他是驸马,驸马自古不得实权,不可掌兵。

这几日家中忙碌,准备着我的及笄之礼。

那时,便是他们提亲的日子。

我还有时间。

我日日缠着父亲,将前世的因果梳理清晰。

老桓王当年谋反,是母亲发现了痕迹,告知皇帝,桓王认罪时还告发了几个人。

他联合了平威将军的副将,还有宫中的禁卫军首领,想谋夺皇位。

虎贲营是天子之师,驻守于京城之外的五万精锐。

皇帝发现的早,没有闹出大动静,念及手足之情。

只处置了他们几个人,没有祸及家人。

往日我只隐约知道他父亲是犯了错赐死,没想到底下是如此阴暗血腥。

3

及笄之日。宾朋满座。

来的女眷居多,都是来相看的。

桓王一脸欣喜的送上一个话本给我。

温润如玉的脸上,看不到半分恨意。

「琦月,这是你寻了多日的话本,我给你找到了正好贺你生辰。」

我咬紧了牙才憋出微笑,手指捏紧,指甲狠狠嵌入掌心。

「我先去女厅。」

春桃识趣的接下东西。

我看着母亲热络的和王夫人坐在一起喝茶。

她便是桓王的寡母。

从前我不论做错什么事,王夫人总是向着我,只骂桓王,我一度认为她是比我母亲还要好的人。

这个我曾经视如亲人的女人。

这个蛇蝎妇人,装作慈祥的游走在我们之间,不知说了多少恶毒的话给桓王听。

她瞥见我到,放下茶,快步起身拉住我往身边走。

「几月不见,琦月是越发明艳了。真是好气质。」

我娇羞的想收回手。

「我真是喜欢的紧,可恨我家是个男儿,来,给你选了个镯子试试。」

她热切的拿出一个通体透亮,水头极佳的玉镯。

在场的夫人们都心领神会一般窃窃私语。

想必套贵重镯子就是暗示说我许了他家?

我拿着镯子的手指立马轻轻一放开,摔了个稀碎。

大家都是一惊。

我焦急的说。「王夫人恕罪,我手滑了,您不会怪我吧。」

母亲赶忙出来打圆场。

「唉,小女真是无礼了,王夫人莫恼,我这也有几个好镯子,待会儿给你送去。」

王夫人的脸上从吃惊到羞愤,一闪而过又挂上了笑脸。

当着这么多的人,怎么可能发火呢。

自老桓王死后,她带着十五岁的桓王日日以泪洗面,一直以慈善孤苦自居,京中女眷都心疼她,赞她是良善心软之人。

「你说的什么话呀,不就是一个镯子吗,咱们俩家还说这些,砸了就砸了罢。」

没有人知道,这张大度良善的脸背后是一个多么心狠手辣的妇人。

这次,我要把她的面皮撕开,让所有人都看见。

4

宴后,我拉着母亲说话。

先要把自己家的人拉拢。

「母亲,女儿不嫁桓王。」

母亲清雅的面容露出十分惊讶。

「你不是从小便心悦于他,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还未曾想好如何推掉这门婚,毕竟皇帝舅舅也知道,王夫人也知道。

都知道我们两情相悦。

「母亲,你信我一回,我如今不能告诉你,你只记得,无论谁开口,都要撇的干干净净。」

母亲的惊讶变得焦急万分。「究竟是怎么了,婚姻大事可马虎不得呀?」

黔驴技穷,「我心悦旁人了,母亲你帮帮我。」

母亲缓缓舒了口气,「那是谁家公子,母亲去打探一番。」

我只好金蝉脱壳,我也不知道何人啊。

5

一群女眷在花园闲坐。

不出所料,王夫人跑去花厅拿出庚帖给母亲。

母亲推说我年纪还小,不愿嫁人。

且一直把桓王当做哥哥一般,并无男女之意。

我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桓王一听见此消息,马上就到了我的院子。

他从小就在我府上行走,是以没有人拦他。

「琦月,为何我母亲说你不愿嫁我。」

我正吃着点心,看着话本,只抬眸。

「桓王哥哥你说什么呀,婚嫁大事,自然是父母做主,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哥哥,你怎能那样想。」

他眼中满是疑虑,僵直着身子追问。

他以为我还是从前那般爱恋他,只是耍小性子。

「是你说要和我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便一直等你长大。」

「莫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又不高兴了?」

他坐下给我斟茶,一手抚着我的头,像个宽和的大哥一般。

「好妹妹,我若哪里做的不好我给你赔不是了,这样的大事你可不能与我开玩笑啊!」

我将话本放下,细细打量他一番。

可惜了一副好皮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算了,先让他装下去吧。

「哥哥,人家还小,还没玩够呢,我才不要嫁人。」

「琦月,你若嫁于我,我必不会拘着你,日后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我什么都依你,与现在一样。」

我看着他一番真挚的表白,眼中没有半丝虚假。

还记得幼时,我上树折花摔下,他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硬生生用身体接住我。

我没有受伤。他却躺了好几个月。

我以为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子。

有至高的家世,所有的亲人疼爱,连婆婆也是天底下最良善最爱护我的人。

更重要的是我心悦之人,他待我极好。

没想到到头来,都是假的,都是精心为我编织的一张大网。

把我至亲至爱之人,都网起来,赶尽杀绝。

我不禁杀心四起。

恨意汹涌扑来,我连呼吸都停滞。

我装作感动的泪水。

「哥哥,我舍不得母亲,我想多陪母亲一些时日。」

他满脸心疼,眸中闪过一丝焦灼。

「好好好,那我便等你。」

6

次日,我拿上我的私房钱,买下来几座宅院,改做善楼。

春桃是极能干的,很快就领着人打扫干净。

母亲从宫中陪嫁了二百亲卫,说以后都是我的陪嫁。

我令春桃安排几个家中亲卫。

把东西南北的四座善楼给打点好。

所有的乞儿都可在善楼吃粥,宿夜。

乞儿是消息最灵通之人,他们走街串巷,睡在黑暗里聆听。

我让他们盯紧桓王和王夫人的行踪。

我恨自己是一女子,无兵无权,无官职。

不能立刻手刃了他们。

只能剑走偏锋,徐徐图之。

7

亲卫来报,桓王盛装,大礼入宫。

坏了,百密一疏,若是他求皇帝舅舅赐婚,我家就只能接旨了。

我赶紧冲进库房,胡乱挑了些珍宝,急急出门。

直入皇后的寝殿。

「皇后娘娘,臣女求一个恩典。」

皇后娘娘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何事需如此啊?」

我眼神坚定,面容沉稳的道「我察觉桓王有异样,不愿嫁他,我猜他今日是来请赐婚的。」

「事出紧急,请皇后娘娘替我周旋一二。」

皇后娘娘平静的脸上现出几分疑虑。

「何种异样?」

「我如今并无证据,但恐他罪及我家,所以便先如此了。」

此话引人遐想,诛九族的罪可没有几种。

我从前放纵,如今严肃的神态令她有些惊诧。

皇后向来行事果断。

听罢立即就往勤政殿去了。

皇帝被劝住。

「儿女情长之事,需水到渠成,你们本是青梅竹马,若我推波助澜,恐害了你们,桓王且耐心等等。」

桓王灰头土脸的出了宫。

8

没几日,皇后办了一场赏花宫宴。

特邀我去参加。

京中高官,武将的夫人,小姐皆在。

如此盛大的宫宴,还是头一回。

帝后均不喜奢靡,背后必定有缘故。

我怀着十二分的谨慎,庄重梳妆,小心应对。

御花园里,王夫人身边竟陪满了人,各位夫人都与她交好。

我竟不知,她人缘有如此之好。

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她有何利?

宫宴上皇后身着满绣金丝凤袍,满头耀眼的珠翠熠熠生辉。

端坐于主位,通身的华贵气度。

她起身祝了三次酒。

还问我酒可香否?

酸甜的葡萄酒,清雅的桂花酒,馥郁的玫瑰酒。

绕是满座高门,也未曾品过如此多美酒。

身边的宫女不停的斟酒,每个杯子都不曾空过。

宴后人潮散去。

皇后传我入内宫觐见。

她卧在榻上,一手撑着头,懒懒抬手递给我一本册子。

「我出宫不便,桓王之事就交于你罢。」

我看着册里,今日宫宴上每个人的每句话,每个小动作,皆被细细记录。

王夫人,「你女儿的婚事包我身上」,看了一眼刘富荣夫人。刘夫人欣喜。

我不禁汗毛直立,惊出一身冷汗,腿控制不住的轻颤。

从前只知皇后庄重淑雅,没有想到是她行事如此缜密。

皇后深不可测。

我不自觉的跪了下去。

「桓王之事,我定用尽全力,查明真相。」

若是没有结果,皇后怕是不会放过我。

那舅舅可知他枕边人是如此?

9

我回家便细细读了此册。

信息多到需画图。

王夫人竟热衷于说媒。京中有不少婚事是她撮合的。

京中女眷皆讨好她。

结合善楼的消息。

她常出入于,户部,吏部,兵部尚书家中。

好啊,六个部,她竟拉拢了三个。

我真是小瞧了她啊。

上一世我只知四处玩闹,却未曾想过身旁皆是猛虎豺狼。

户部管钱粮,吏部管官员,兵部管兵,得此三样,那不是朝堂所有动向皆明了?

她定不是热心,而是借此,将京中所有高门之间的关系,握于手中。

恐怕,她比皇帝,还要清楚朝局。

我要如何能找到他们谋反的证据?

上一世他们是在我的婚宴下毒,那这一次,我难道还要再以身嗣虎?

小说《天作之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天作之合》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