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我哥恨了我十八年

>

我哥恨了我十八年

沈祈安著

本文标签:

最具实力派作家“沈祈安”又一新作《我哥恨了我十八年》,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沈祈安沈少虞,小说简介:我哥恨了我十八年。说恨不得我去死。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诊断书,笑了笑。真好,他总算要如愿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沈祈安沈少虞   更新: 2024-04-03 23:06: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推荐《我哥恨了我十八年》,讲述主角沈祈安沈少虞的甜蜜故事,作者“沈祈安”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我已经不太记得她的模样了。长时间的用药,压抑的不仅仅是我的我情绪,还有那些本该刻骨铭心的记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起码就不会那样难过了。我抱着花,熟稔地向着那个墓碑走去...

第3章 3


3

这天正好赶上唐颂休班,他死活非要跟着去。

虽然他从来不说,但我能感觉得到,他在害怕,怕我死。

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不早就知道我快死了吗?

“您好,需要点什么呢?”

许是没想到这时候还有客人,花店老板语气中还带着些许惊讶。

“一束白玉簪,不要配花,谢谢。”

“不要配花吗?”

“嗯。”

我垂眸应了。

店员嘟哝了一声。

“怎么今天都要白玉簪……”

白玉簪是母亲生前最爱的花,也是最像她的花,恬静,宽和。

我已经不太记得她的模样了。

长时间的用药,压抑的不仅仅是我的我情绪,还有那些本该刻骨铭心的记忆。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起码就不会那样难过了。

我抱着花,熟稔地向着那个墓碑走去。

唐颂安静地跟在我身后。

其实我也曾经幸福过,父母慈爱,兄长疼宠。

不过那一切都在一个暴雨夜终结。

刺耳的刹车声里,失控的车辆把母亲的身子高高抛起,又重重地落下。

尖叫声中,破碎的蛋糕,混着鲜血洒了一地。

那天是我的生日。

从那以后,曾经的幸福似乎从未出现过。

他们说:“都是你的错,是你害死了你母亲!”

“如果不是你,你妈妈怎么会死?”

“你妈妈要不是为了救你,怎么会死得那么惨?!”

“都是你的错!”

“你有什么脸哭!”

我一次次从梦里惊醒,哭着喊妈妈。

我抱着妈妈给我买的娃娃,去找哥哥,期望能从他身上得到一个抱抱。

那天他把我推下了楼,让我把妈妈还给他。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是啊,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自己,那不是我的错。

其实我也能理解。

肇事司机当场死亡,他们连个能恨的人都没有。

于是这份感情就自然而然地转嫁到了我身上。

我不怪她们,我的确是罪人。

但我还不能那么快死,我答应过妈妈。

所以我会尽量活着,直到我活不下去。

我靠着墓碑坐下,把手上的花,放在墓碑背后。

墓碑前已经有好几束花了。

一模一样的,都是白玉簪。

其中一束混着水仙,显得格外的大。

应该是我父亲带来的,他们应当都已经来过了。

所以我也能多待一会。

“妈妈,你想我吗?”

我坐在地上,絮絮叨叨地同墓碑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的生活如同一潭死水,枯燥乏味。

我抬头看了看不远处,唐颂站在那,正在仰头看天。

那是唯一的变数。

天色不早了,我拍了拍衣摆,同她告别。

“妈妈,你再等等,很快了,我很快就去找你。”

“虞姐姐?!”

身后传来苏楹惊讶的声音。

“祈安哥哥,我就说少虞姐姐肯定会来看伯母的吧。”

苏楹挽着沈祈安的胳膊,冲我笑,好像我们从未发生过什么龌龊。

我回头,正撞上沈祈安的目光。

他站在那,好像在等我过去。

我才不。

墓园另一边还有一条路,我转身就要走。

刚走了没两步,就被苏楹拦住了。

苏楹红着眼睛拦在我面前,眼睛一眨,眼泪就要掉下来。

“少虞姐姐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既然知道,那就离我远点。”

我看着她身子颤了颤,像是受到了多大的伤害。

我没兴趣陪她演什么戏码,刚要绕开她,就被人攥住手腕甩出去。

刚缝合不久的伤口,再次迸出血来。

我按住手臂,疼得满头冷汗。

鲜红的血,顺着手臂滑落。

隔着模糊的视线,我清楚地看到沈祈安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

“你……”

他下意识过来扶我,还没等碰到我就被撞开。

是唐颂。

“少虞!”

唐颂撕了衣裳替我包扎伤口,抱起我就走。

他脸色白得厉害,比我这个快死的人都要白。

唐颂急得厉害,我其实还蛮放松的,甚至还有心情回头冲沈祈安笑。

“沈少虞!”

我轻飘飘地冲他挥了挥那只完好的手,脸上还带着笑。

“沈祈安,我快要死啦。”

“你开心吗?”

“哥哥?”

那是我最后一次叫他哥哥。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之后,我的身体情况急剧恶化。

短短三天,我进了两次急救室。

再次醒来的时候,唐颂守在我床前。

他憔悴得厉害,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我看着他的模样,突然就笑了。

“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啊?糖糖。”

唐颂的眼泪忽然就下来了,一米八多的大男人,在我面前哭得止不住。

“你终于想起来了。”

“是啊,我想起来了。”

唐颂是我小时候捡到的小流浪汉,或者说是捡到我的人。

那时候母亲刚去世,所有人都忙着悲伤。

没有人在意我。

有一次我跑丢了,一直到天黑都没有人来找我。

我抱着我的小熊蹲在路边哭。

一只脏兮兮的小手递给了我一颗糖。

“别哭啦,给你吃糖。”

那就是初见。

再后来,我总悄悄溜出来。

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很长一段时光。

直到他突然消失。

“行了。”

我伸手拍拍他的头,不自觉地带上了点嫌弃。

“哭一会就得了,还没完没了了。”

“少虞!你……”

我在他惊恐的目光中,自己扯掉了点滴。

“躺了那么久,浑身都不舒服。”

唐颂的眼泪又下来了。

他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想治了,反正也治不好。

“陪我到处走走吧?”

“好。”

唐颂请了长假,我们当晚就出发了。

不过也幸好走得早。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我前助理的电话,说沈祈安在到处找我。

我可不想见他。

我们租了个房车,天南海北的,走到哪里,玩到哪里。

直到我再也走不动了。

唐颂在那里买了个小院子,带露台的那种。

还养了条金毛,叫土豆。

特别活泼,还爱黏人。

动不动就会踩坏唐颂刚种好的花。

不大的院子温馨漂亮,是我们曾经向往过的,家的模样。

唐颂陪了我一整个冬天。

我不能出门,他就把那些花一盆盆搬到室内。

新年落了雪,他把雪人推在我的窗前,用冻得通红的手抹掉窗户上的冰花。

他每天都是笑嘻嘻的,变着法地给我做好吃的。

用尽一切办法,努力地逗我开心。

其实我知道的。

他做饭的时候,经常偷偷躲在厨房里哭。

端着汤出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

有天唐颂买菜回来没看见我,吓得都快哭了。

我抱着土豆喊他。

“唐颂,今天有土豆鸡块吗?”

他冲上来抱住我,滚烫的眼泪落进我的衣领。

“有,每天都有。”

“少虞,求你……”

求我什么呢?

他没有说出口。

我们都明白,他的所求必定落空。

我拍了拍他的背,语气轻快。

“好啦,别哭啦,快去做饭!”

日子一天天过去,土豆也一天天长大,唐颂不再允许他往我身上扑了。

不知道它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土豆开始整天整天地趴在我的脚下。

唐颂拿它最喜欢的玩具都喊不走了。

我摸着它的头,和唐颂闲聊。

说它再长大,房车就要装不下他了。

唐颂说,天气暖和了,我们可以买一个大点的房车。

可我最后还是没能等到。

我其实挺高兴的,最后的这段日子,我什么都有了。

“唐颂,等我死了,就把我骨灰扬了撒海里吧。”

我看着他红了的眼睛,改口。

“当然,你要实在想留一点。”

我伸出手指,给他比划出一点点的距离。

“就允许你留一点吧。”

“等你不想要了,就一块扔海里。”

我拍了拍一直往我身上蹭的土豆。

“我儿子就交给你啦,你要是不好好对她,小心我站你床头。”

唐颂把土豆扒拉到一边,额头抵在我的手上。

他的眼泪一滴滴,滴在我的掌心。

“不能……再……晚点走吗?”

我敲着他的头,笑他贪心,说我妈妈还在等我。

第一株茶花开的时候,我躺在唐颂的怀里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我死在春寒料峭的时节,但终归也算是见了春。

小说《我哥恨了我十八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哥恨了我十八年》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