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卿卿意逍遥

>

卿卿意逍遥

唯舟著

本文标签:

小说推荐《卿卿意逍遥》,是作者“唯舟”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唯舟无,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世人皆知,太子殿下对我这个刁蛮郡主爱护有加,对候府那位知书达理的三小姐却百般针对。我与三小姐同看中一条衣裙,即使这条衣裙早为她所订,殿下也要为我横刀夺爱。我与三小姐出席宴席,贵女们为讨好我故意欺辱她,殿下对此视而不见。元宵灯会我害三小姐落水,面对皇后责怪,殿下替我挨罚。众人都认为我们必成眷侣。直到那日,皇帝要为我赐婚。我却盈盈一笑,看向坐在朦胧灯光下的黑衣少年。“我与唯舟哥哥情投意合,望陛下成全。......

来源:qwwrkbd   主角: 唯舟无   更新: 2024-04-03 23:07: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唯舟”创作的《卿卿意逍遥》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冉冉,从前你刁蛮任性也就罢了,可今日这事,实属过了。”我抬头看着面前凤仪万千的皇后娘娘,她眉头紧锁,威严的脸上满是怒容。“冉冉知错。”在场众人皆是一副不意外的神情...

第2章 2


因为双腿落下病根,我没办法跳舞,因此皇帝寿辰,我抱着古琴登场了。

外界提到安宁郡主冉冉,总会只有两个印象。

一是刁蛮,二是太子。

但谁又知道,安宁郡主从小在太后身边长大,在深宫中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又怎么会是那样废柴的花瓶呢?

一曲毕,皇上龙颜大悦,不自觉将酒盏重重放在桌子上。

“朕许久未听安宁抚琴,差点忘了,我们安宁当年师承太后,琴艺也是艳绝京城啊!”

众人也跟着皇帝纷纷夸赞起了我。

喧闹之下,我一抬眼,便与裴知瑾对上视线,他微微一怔,随即轻抬唇角,露出如玉般的笑意,用口型对我比了句“做得好。”

多温柔的人啊。

我怨裴知瑾吗?自然是不怨的,这些年来,他对我做得已经足够多足够好了。

他只是不爱我罢了。

而这样温柔的人,一会儿就要在我对着皇帝说出心许他的下一刻彻底恢复自由,然后用那样依旧温和的口吻,说出残酷的拒绝。

“若没记错,安宁今年已经十八了。”

此话一出,众人静默下来,目光落在殿中少女身上。

因是参加宫宴,我衣饰极其华美,一袭素绫宫裙,身段轻盈,鬓角点缀着精致的珠花,殿中明黄光影洒在我身上,我抱着琴,姿态端庄。

在郝京姝回京之前,我也是那个美艳绝伦的京中第一美人。

但原书哪能允许让一个配角压过女主人公半分,容貌上下不了功夫,就堆砌各种事件,那样一张美艳的脸,配上狠辣乖张的作风,再漂亮也让人喜欢不起来了。

“朕瞧着安宁出落得愈发大方,心中甚是高兴,想要为你赐个婚,也算是圆了当年太后给朕的交代。”

皇帝笑着问我:“安宁一向有主意,那对于这事,可有什么心仪的人选啊?”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都向淡雅如雾的太子殿下看去。

太子殿下与安宁郡主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对其更是公之于众的偏爱,尽管皇后对这桩婚事的看法不佳,但圣上这样开口了,那又有什么推诿的余地呢?

两情相悦,也算是佳偶天成。

我抱着古琴,微微鞠身行了个礼,随后对圣上盈盈一笑,轻抬手指,指向那个从头到尾便低垂着双眼,坐在角落的少年。

“我与唯舟哥哥情投意合,望陛下成全。”

09

说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成功违逆了原书的抉择。

以前不是没有尝试过,只是总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结局也如定局一般。

但这次宫宴的结局注定是我与裴知瑾无法定亲,这样看来,虽然过程不对,但结局也是对的。

只是我话音刚落,一向清雅和煦的太子殿下竟然不小心碰倒了腕边的酒杯,杯中酒沾湿了衣袖,他也不管不顾起身。

“李将军初回京,冉冉性情顽劣,平日任性惯了,还请将军包容,不与冉冉戏言计较。”

“不是戏言。”

我抿了抿唇,轻轻开口,“殿下哥哥,不是戏言。”

从那次落水之后,我再未喊过裴知瑾殿下哥哥这样只有我孩童时才会叫的称呼,裴知瑾身形一僵,看向我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我不禁心生好奇,

裴知瑾是因为任务失败而神伤,还是因为……

圣上随着我的话语看向那个刚刚返京,一向行事低调的小将军。

少年相貌俊美,此时一身黑衣,上面绣着影影绰绰的竹影,墨一样的乌润眉眼,一双桃花眼生得极好看,却不显妖艳反而平添了几分清冷孤高之气。

“李将军,你怎么想啊?”

圣上摆了摆手,示意太子坐下,缓缓开口道。

李唯舟长身玉立,屈膝跪下。

“卿心我心,定不负相思。”

“臣爱慕郡主许久,只是过去自认无为,如今携战功归来,也是为了能够与郡主相配。”

这下换我错愕万分。

李唯舟心系我许久?

原文里……没有这一段啊?!

10

宴席散去。

我本以为,裴知瑾会拦下我。

在这天之前,我就猜测过无数裴知瑾的反应,或许会恼得来质问我,但转念又想,他一向内敛温柔,定不会冲我发脾气。

但我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裴知瑾身边小厮匆匆赶来跪在郡主宅前,我刚刚卸下头上珠钗,脑海中还想着今夜发生的一幕幕。

“郡主,殿下身边的点香来了,说是殿下在酒楼醉得不省人事,希望您去看一看。”

我一愣。

“郡主,您去吗?”侍女小心翼翼看了我的脸色:“虽然今夜定亲一事还未成,但您坚定地说心仪李小将军,殿下怕是……”

我的手心紧握又松开,半晌后,叹了口气。

“殿下算我半个兄长,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11

一路上,见点香忐忑不安的神色,我便明了,不是裴知瑾遣他来的,而是他自作主张了一会儿,认为他家殿下借酒浇愁是因为我。

我心中不是完全没有一点希冀。

万一,万一……这些年相处下来,殿下真的对我有了情意。

酒楼不远,因是夜深,不敢太过张扬,我让点香在楼下守着,轻轻推开酒楼厢房的门。

裴知瑾还穿着今夜宴席的衣服,但并如我想象中的狼狈,反而只是双眼多了些许朦胧,但神色还是清明的。

“殿下。”

我又在心中叹气,这怕是被点香摆了一道。

“为何?”

裴知瑾定定地看着我,眼眸漆黑,唇线抿得很直。

“如若今夜,我回答的是您,您会答应吗?”

我反问。

裴知瑾没有说话。

我明白,他不会。

不管有没有任务,他都不会娶我的。

我不知道任务失败裴知瑾会面临什么样的代价,我感激他对我的照顾,但我无法心安理得地将我的幸福作为那样一个任务的筹码。

只是因为,这个系统,是专为补偿那些下场凄惨的女配而生。

而补偿我的方式,

就是让我短暂地得到男主的爱,再将一切推回正轨。

我垂眸,“殿下,以后我不会再给您添麻烦了。”

您不用再挨那些板子,不用再抄那些书。

也不用再为了我,对心爱的女孩儿冷眼相对。

说完这句话,我欲转身离开,余光却无意看到裴知瑾烛火之下孤寂的身影。

以及……

眼底悬着的泪光。

12

这事很快沸沸扬扬在京城传开了。

我很快成了千夫所指。

“这安宁郡主,也太不知好歹!”

“殿下对她这般好,她此番做法,跟话本子那些负心汉又有什么区别!”

郝京姝安静地听着身边小姐妹一言一语的谴责,不断攥紧掌心手帕。

裴知瑾。

她无声地念下这个让她日思夜想的名字,想到那日寒水之下,他朝自己伸出手的模样。

“你们又怎么断定,殿下心悦郡主呢?”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姐妹们安静了一瞬,随即笑开了。

“京姝,你少时才来京,不懂也正常!你可知?郡主与殿下自幼长大,他们宫中那一圈小团体,情分坚如磐石,都早就将郡主视为殿下的人啦!”

13

情分坚如磐石那圈人,此时正巧, 我刚踏足花园,就听到了他们正在议论着这件事。

不同的是,他们没了往日在我面前的热情关切。

“你瞧这算个什么事!就算瑾哥真的娶安宁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安宁这样做也太过分了!”

“其实我早就对安宁喜欢不上来,女孩子家家的,那样刁蛮算什么话,要我看来啊,还是郝姑娘那样善解人意的女子,与瑾哥才叫门当户对,才叫郎才女貌呢!”

“我到时定要好好撮合他们!瑾哥也到了要成婚的年纪了。”

“唉,话也不能这么说,安宁也是个好姑娘,只是她做的这事针对我们,这下好了,让瑾哥怎么办!”

侍女气得脸色发青,又不好上前理论,毕竟那群世家公子权势摆在那里,就算是我,也不能直接与他们撕破脸皮。

只是,我们这群人,自幼一同长大。

那个说着对安宁喜欢不上来的,我从前总亲切喊他四哥,儿时我们还是前后桌,我总嘲笑他用不好标点和辞藻,他也不恼,玩笑般地说要跟瑾哥告状,两人打打闹闹,总是一起去挨太傅的罚。

那个说安宁做的也太过分了的,以前裴知瑾忙碌的时候,我碰到了难懂的题目,他总是主动来为我解决,我跟四哥打闹,他也总是袒护着我。

那个说安宁是个好姑娘的,以前经常同我一块合奏,当众大声褒奖过我的琴艺舞技都是京城第一,我在谁那受了委屈,他总会揉乱我的发髻,手忙脚乱地哄道,安宁莫哭,放心,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站在你这边。

一时之间,我嘴唇微动,却不知说些什么。

这时,忽然一道清洌男声出现在耳边——

14

“圣上既然交由郡主开口,那么郡主想嫁予谁,都但凭郡主心意。”

我一愣。

“既然你们所说的太子殿下对郡主那般情深义重,那么宫宴那日,为何他不主动求娶?”

这下,换作那群人面面相觑。

有人不服:“殿下不是不想,那是不能。”

“哦?”

“既然不能,难道就要耽误郡主终身?也只是因为一句不能,就让郡主想要另嫁他人这事,好像成了滔天大罪一般。”

几人被他怼的连连退后,既然一时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脸红气粗地就跑走了。

而将他们气走的始作俑者此时却耷拉着眼皮,扯着嘴角嗤笑了一声,眼里带着明晃晃的不屑与厌恶。

“李唯舟。”

我从树后走出,本意是想答谢,却惊奇地发现,上一秒还一脸乖戾的男子,下一秒却是双眼飘忽,耳根子……也可疑地红了。

15

李唯舟带我去游湖。

如今是盛夏好时节,荷花开得正好。

李唯舟一直在看着我,双眼明亮,但是在我要与他对视时,他又略显慌张地避开。

“好像一直忘了说一句话。”

他这才与我对上视线。

我浅浅一笑,“好久不见,李唯舟。”

16

祈福落湖那日,我便是被李唯舟救上来的。

小将军不知为何也来了那寺庙,匆匆赶到,只看到太子抱着楚楚可怜的郝京姝出现在岸边的一幕。

他本想抬脚离去,却听郝京姝颤抖着开口

“小郡主怎么办?”

李唯舟救下我之后,没有管身后的太子与郝京姝,将我抱至他在寺庙附近的府邸。

我醒来之后,一时不愿见裴知瑾,便待在了这个容身之所。

他知道我为何郁郁,体贴地没有对我提起裴知瑾。

我要抚琴,他就在一边为我合奏吹笛。

我要吃桂花糕,他也心甘情愿为我策马一夜,只为买到京中最好吃的一份。

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一来二去,我跟李唯舟日渐熟络,我一些自小被娇惯着的小性子也不免暴露出来,为此,我还调笑过李唯舟。

“李唯舟,人家都说安宁郡主刁蛮任性,你这下是不是也很赞同啊?”

李唯舟低头为我剥虾,模样漫不经心,目光中却隐隐约约透露着温柔。

“冉冉很好。”

“哦?”我支着脑袋:“好在哪?”

他这才停下修长指尖中的工作,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洒下浅浅的倒影,瞳仁灵动,干净又真挚。

“世人皆妄论郡主,但郡主很好。”

“太子对郡主好,是因为郡主本身是个很好的人,郡主可以弹出全京最好的曲子,也可以办好全京最盛大的宴会,郡主自身就有拥有出色的能力。”

“无论郡主是否任性刁蛮,我都会喜欢你的。”

一场猝不及防的告白,反倒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但裴知瑾在前,我太明白,一个人,只因是你而爱你,这件事是多么难能可贵。

烛火之下,李唯舟那双桃花眼中,只有我一人。

不是安宁郡主,不是太子的心上人。

而是我,

是冉冉。

17

这几日,李唯舟带我玩了很多地方。

我也许久没听裴知瑾的消息了,我一直想要知道,裴知瑾任务失败的后果是什么,但是听说圣上有交予他的差事,裴知瑾忙得脚不沾地,这也是他以往生活的常态了,并无什么新奇之事发生。

李唯舟一身战功,为人虽低调,但他的一大事迹还是风靡了京城。

据说皇帝将他叫去,问他想要何赏赐。

李唯舟沉默一会儿,答道:“随意。”

皇帝看出他对荣华富贵漫不经心的态度,觉得好玩,直起身子问他:“你既不要权,又不要财,那你在战场上那般拼命,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精忠报国?”

李唯舟只回了四个字。

“为了郡主。”

皇帝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安宁能遇这样一个深情人,太后在泉下也能放心了。”

此事一传开,我又成了京城内众矢之的,无数贵女咬碎了后槽牙,恨我为何如此好命,前一个太子还不够,后又来一李唯舟。

而我知道这事之后,看着才被我亲了一下脸颊,耳根子就红得要滴血一样的李唯舟。

“李唯舟,你就这么喜欢我啊?”

他神色自若地捂住耳朵

“是,我最喜欢冉冉。”

18

我与李唯舟的亲事已成定局。

圣旨下来那日,我看到了许久不见的裴知瑾。

听说皇后这几日也在为他物色太子妃,确实,裴知瑾到了成婚年纪许久,中宫空空,皇后着急也是正常。

我释怀地叫他,殿下哥哥。

就这么一声,却让裴知瑾差点没撑住那温润的面具,眼眸猛地缩紧,喉结微动,说不清的酸涩之意。

“冉冉,如果我说,我愿意娶你,你还会跟我走吗?”

我一怔,随即轻轻笑了一声:“殿下哥哥,别开玩笑了。”

“你对我根本就无男女之情,不是吗?”

“我也曾这样想。”裴知瑾眼眸微垂,眼底掠过一抹难以察觉的苦涩:“只是……”

“想必这就是失败的代价吧。”

我不愿再去细究裴知瑾这话的深意。

“殿下哥哥,谢谢你。”

不管怎么样,你曾经对我好,这是真的。

但我,根本也不想,成为那个被补偿的女配。

我不需要那样的补偿,因为无论我是什么角色,李唯舟都会来到我身边的。

“侯三小姐是个好姑娘。”

裴知瑾神色一顿,眼下有遮不住的疲惫,喃喃开口,不知是在对我,还是在对自己说

“是啊,我应该喜欢的……”

“可是,什么又是我应该的呢?”

我抿了抿唇,上前一步,为他拂去肩头的落花。

“裴知瑾,你应该休息了。”

19

成亲前夜,我同李唯舟一起来了那间寺庙。

他去为我捐香火,而我在后院闲逛,无意碰上了寺院的住持。

住持笑得和蔼:“唯舟终于得偿所愿了。”

我不解。

住持指着不远处那棵冲天大树:“郡主不妨去那看看?”

我走上前,只见那棵树下挂着的全是来访客人留下的许愿木牌,我顺着住持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上面悬挂着的几个木牌,都是我熟悉不过的字迹。

建京三十年,我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澄澈的琴声,只愿琴声主人岁岁平安

建京三十一年,冉冉岁岁平安

建京三十二年,愿冉冉得偿所愿

建京三十三年,成大业,娶冉冉

建京三十四年,冉冉岁岁平安

……

李唯舟救下我那日,竟是为我祈愿,才会来到这里。

怪不得他说,心许郡主许久。

在刁蛮郡主还不知道自己是个话本子里的女配的时候,喜欢在酒楼窗边弹琴,她此举不免有想要引得太子殿下注意的嫌疑,但窗外人潮如织,还是一介布衣的李唯舟穿过万千灯火听到了这样的琴声,看到了窗边这样的冉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李唯舟就这样一眼定下了他的终身。

19

建京三十六年,安宁郡主大婚。

冉冉与李唯舟快马江湖,两人去到了很多地方,一生肆意自由。

太子裴知瑾,直至上位,

再无娶妻。

小说《卿卿意逍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卿卿意逍遥》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