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吻溺红尘

    醉吻溺红尘

    长岛不会下雪| 现代言情|连载中

    我,时月雪。 前半生眼瞎,车祸父母双亡,姑姑转头把我送 福利院。 够惨吧? 正所谓父母祭天法力无边。 我“涅磐重生”啦! 当然也只是终于遇到了一个好人,然后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噢这一下,师娘,师傅,师叔,师姨我全都见了个面。 要问我怎么见的,这就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说起。 简称我成为了亡灵的“...

  • 拒绝人设崩塌,主角别来沾边

    拒绝人设崩塌,主角别来沾边

    寒割| 现代言情|连载中

    又名《男一男二要独美》 在许多故事中,男一男二的人设完美,却喜欢上了一无是处的女主,在剧情的控制下做出崩塌人设的事。萧晋遂作为顶级大男主任务者在退休前为时空管理局做最后十个任务,消除他们的怨念。 1.校园文里被倒追的男二 2.丧尸文里为爱牺牲的丧尸王 3.替身文里追妻火葬场的渣男 4.病娇文里被公主...

  • 蓦然回首你却在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你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漾又一漾| 现代言情|连载中

    温婉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新生开学典礼上遇到了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的人。心中的伤疤如今又被血淋淋的揭起。本想着尽量避开裴琰,顺利的渡过高三一年,开启美好的大学生涯,但是裴琰却总是“阴魂不散”…… 三年前,绯夜酒吧的包间里。 裴琰:“呵,温婉啊,只不过是我在淮水的一个无聊的消遣罢了,至于和她表白那次,也...

  • 穿书,反派大佬拥我入怀

    穿书,反派大佬拥我入怀

    画娴| 现代言情|连载中

    双洁,甜宠无虐,he 好不容易跻身一线的顾烨卿刚刚回到豪门不久就被人害死,再醒来,穿成了小说中作天作地的十八线小炮灰,还意外绑定了系统,顾烨卿表示人麻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开开心心领着自己化成鹦鹉的小系统去参加综艺,刚开始,网友们: 【顾烨卿贱人滚出娱乐圈!】 【顾烨卿离我们哥哥远点!别蹭了好吗...

  • 惊!我在末世开了家洗浴中心

    惊!我在末世开了家洗浴中心

    鱼藻藻|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末世,经营,囤货 】 余呦呦被偏心的爹妈恶毒妹妹推下车,只为了给他们多一点逃跑的时间…… 谁知道落入丧尸群的那一刹那,她的脑海里响起一道声音:是否绑定洗浴中心系统。 “叮” “恭喜宿主,成功绑定洗浴中心系统!” 瞬间余呦呦出现在了一家破败的洗澡堂内,满是灰尘不说,外面还有丧尸虎视眈眈。 且看她扭转...

  • 虐吻纠缠,顾总抵不过身心诱惑

    虐吻纠缠,顾总抵不过身心诱惑

    一颗韭菜籽| 现代言情|连载中

    【双洁+花式互相撩+甜虐交加+刀子全给男的吞,女主就要美!就要变强!】 沈氏集团千金沈流星刚一毕业就被老爸塞了个男人,又塞了份工作,这么粗暴砸下来的大饼究竟是舔还是不舔! 老爸:放心使用,我挑的男人,能力强还是处。 沈流星:废话!他能不是处吗!他根本不行啊! 顾迟:就对着你行。 慕航:我也行! 沈流...

  • 杏色入君怀之嫁给我的腹黑老哥

    杏色入君怀之嫁给我的腹黑老哥

    爱做梦的马铃薯| 现代言情|连载中

    重生后的许红杏变成了个“小色妞”,到处的撩帅哥,打绿茶,三天两头惹事生非,谁知竟然是个只看不吃的“小怂包”,被她撩过的腹黑老哥顾君寒,岂能轻易放过只给他戴“绿帽子”的“小绵羊”! 我没有偷看你,我是正大光明的看! “这么魁梧的身材竟然是gay” “呜呜呜,明明不能用的你为什么能欺负我!” 看着眼前泪...

  • 豪门婚恋,病娇大佬的替嫁娇妻

    豪门婚恋,病娇大佬的替嫁娇妻

    一颗糖果| 现代言情|连载中

    【真假千金+先婚后爱+病娇虐恋+甜宠+疯批】 蒋长卿是顶级豪门继承人,是真正的财阀二代,但他的联姻对象却是个富豪榜排不上名的杨家冒牌千金杨思童。 名流圈人人都说杨思童配不上蒋长卿,他对她来说天上月,是人间妄想。 但刚结过婚人人艳羡的蒋太太杨思童便闹出出轨风波,名流圈人人看她笑话,等着她被蒋长卿扫地出...

  • 女王驾到!总裁大佬团成团

    女王驾到!总裁大佬团成团

    米粒的白| 现代言情|连载中

    前世一生凄苦,临死才知道自己并不是沈家人,沈红玉带着仇恨与不甘重生回到拆迁的前两天。 扔块肥肉,让群狼互相争夺撕咬。 开启空间,得到医武传承。 承包山林,怡然自得的生活 今生她不仅要找到自己的血脉亲人,还要护住前世被夺走的孩子们。 至于面前这个自称孩子父亲的男人! 沈红玉冷冷一笑,从哪来...

  • 诱养:颜少,夫人又升职了

    诱养:颜少,夫人又升职了

    卿公子| 现代言情|连载中

    【男女主双洁 甜虐】 一个基层打工人,一场酒醉,邂逅了暗恋对象。 她去寻他。 他冷若冰霜:“这样冒失的闯进来,你预约了?” 因为长得像他的白月光,他向她提出协议结婚,没有钻戒,没有婚礼。 一年后,他的白月光回来了。 她说,“何时离婚?” 他反悔了,化身妻奴,一路狂追,“我可以追你吧,老婆?” 她从基...